网红

灵异故事诡异的幽会

2019-11-09 17:43:11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灵异故事诡异的幽会

我常常感到孤独和孤单,他人告诉我其实这两个词是不同的两种感受,我不以为然,由于曾经花了两个下午去揣摩过,再结合本身情况,得出结论,这两个词的感受是一样的。

我花了两个下午琢磨的地方是一家咖啡厅,很幽静幽雅,非常合适幽会。我常常在这里一呆就是一整天,从不幽会,从我挑选的位子就可以看出来,那是靠窗正中的一张小窗子,下午三点半以后,阳光便可以超出对面尖顶楼房斜照到窗子的玻璃,再铺上小桌子和我的身上,这种感觉很舒服,会让人在一段时间内陶醉、恍忽,不知身在何处。

在这些一整天里,我除了喝点不加糖的咖啡,就是在写我的童话故事。我必须在每个周六前都交出一篇适合十岁以下儿童的故事出来,这样,我便会有钱在下周到这个咖啡厅喝咖啡。

冲咖啡的大牛有一个八岁的女儿,因此他就成了和我聊得最多的人了。

今天有什么新的构思吗?李大牛在给我的杯子里加开水的时候问我。

还没有呢,这个星期我的益虫系列该写到青蛙了。我随口答着。

那不是很容易吗?田鸡又不是什么奇怪的动物。大牛更象是在安慰我说。

可是,我上一次见到田鸡已有二十几年了,我只记得它们的叫声是呱呱呱,其它全然忘掉了。

嗯,想一想我自己也是啊,恍如很熟习的东西,并不去在乎,但仔细一想竟然就有二十几年都没见过了,呵呵呵。大牛感慨了起来,他总爱发点感慨,因此我曾认为他有艺术家的细胞。

你能想象你女儿会喜欢怎样的田鸡吗?

嗯,让我想想,小孩子嘛,总是喜欢希奇的东西,你想想田鸡有甚么让我们惊叹的地方吗?大牛很认真地思索起来:它会跳?

是的,不过仿佛不够啊。

它会呱呱叫?

这也算吧,不过应当要更有趣的东西好把小孩子迷住。

对了,它有长长的舌头。

嗯,当它吃害虫的时候,GOOD,我要找的就是这个,我高兴地惊呼了1声,有了素材写故事就简单很多了,大牛一句话帮了我80%的忙,我连谢谢也忘了说就开始紧张地构思起来。

写字的活也不轻松的,当我完成了这篇稿子时华灯早就上了。我伸了个懒腰,伸完后感觉很是惬意。然后站起来伸伸腿,觉得浑身是劲,当然这里面也有咖啡因过量的原因,但是谁会不喜欢精力旺盛的感觉呢?

走出咖啡厅,刚吸到来自夜晚最新鲜的空气时,我突然有了放声高歌的愿望,仅仅是愿望而已。我决定不走回家最近的那条路,我要绕个圈再回去,我想走一走另一个方向,因为那边有一条在夜晚很热闹的大街。

只是在快到那条热烈的大街时,我就真切感受到了来自那条大街的热闹气氛,人流渐渐多了起来,传到耳朵里的声音也变得多元化,许多时兴而新颖的身影令我目不暇接。我有些贪婪地深吸着擦身而过的女郎留下的各种香水味道,有一些我能分辨出香型来,有一些就不行。

平时我其实不喜欢走这条大街,我这个人骨子里头是一个安静的家伙,我只是在感到精力旺盛的时候,我就会被自己的双腿牵着走到这条大街上来了。

分辨香型是我其中一个爱好,另一个则是欣赏高跟鞋的款式。我喜欢鞋子,因此我在很早就发现了一个现状,男鞋都很单调,女鞋则是变化多端,尤其是高跟鞋,只是外型便给了人优雅灵气,所以我一直认为,一双完善的鞋子并不是鞋子本身,它会找到自己的主人,一双一样具有优雅和灵气的腿。有道是——只有结合,才是完善!

在胡思乱想的这时候间,我突然就注意到了一个完善的结合,一双优雅的腿和一样优雅的高跟鞋,又细又尖的鞋跟让人在描述它落地的时候都不忍心用“踩”字,而改用“点”字。

看到这样有优美线条的鞋跟我很自然就开始想象,这个女人会不会也有一样优雅的、细尖的眉毛呢?我眼神往上瞄了一下,就这一瞄,便证实了我的想象是对的。

因而我继续想象,有这么优雅眉毛的女人笑起来会不会也很美呢?我想象刚完,她便看了我一眼同时冲我微笑了一下。

我太幸福了,幸福的感觉迫使我继续想象下去,一个对我微笑的女人会对我感兴趣吗?这时候,她停住了脚步,站着眼睛专心地看着我。

天啊,我简直幸福得要晕倒,箭已在弦上,不由得我不继续想象下去了。一个对我感兴趣的女人会毫不犹豫跟我回家吗?

我必须尽快走上前去证实我的想象。

你好,我说。

你好,她说。

我家就在前面一点,很安全的,我说。

她微微一笑点点头,把手伸过来挽住我的手,我们肩并肩如同热恋中的情侣一般回家。

她几近高出我半个头,这让我在和她并肩走的时候很不自在,脚步也极不自然,好几次左脚踩上了右脚。不过我们还是很快地到了我的小屋子里,我们仿佛很有默契,几乎不交谈就双双走进了浴室。

我不得不承认,她的身材很完美,肌肤没有让人挑剔的地方,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温度也很适中,刚刚好够点燃我的欲火。

当我们悉悉索索钻进床上的时候,我不停地上下而求索,她在我耳坠上轻轻地咬,每咬一下我都象被电击了一次。

可是,这世界煞风景的事情总是很多,总是在水最热的时候冷不丁抛块冰进来。

一只讨厌的蚊子似乎不满足于偷窥,开始在我们头上巡航,自以为自己是个A片导演,想从多角度寻觅摄影点。

我能做的只是在听到嗡嗡声时不耐烦地挥手赶一赶,这只蚊子和我朝夕相处了也有将近一个星期了,全力以赴的时候尚且奈何不了它,更别说在这类紧张时分。

我不时的分心引起了她的注意,她微笑着在我耳边轻轻说,亲爱的,别在意,交给我来处理吧。

因而,我看到她张开了嘴巴,一条长长的舌头从嘴里飞快地弹出,准确粘住了巡航的蚊子。

枸橼酸西地那非片可以经常吃吗

万艾可有不好的影响吗

狗椽酸西地那非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